服务 帮助 奉献
人间佛教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人间佛教 > 因果故事 > 毁佛者当畏因果

学佛故事 stories

  • [学佛故事]学佛戒烟酒

    曾经是一个26年烟龄、酒龄的人,也曾经为戒烟戒酒问题产生过激烈的思想冲突,更是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赠物治烫伤

    满满一壶滚烫的开水倒在孩子稚嫩的脸庞,“我立马感受到一股钻心的痛”……

  • [学佛故事]佛法在人间(上)

    人生是幸福的,温馨而快乐。人生是精彩的,不断收获又满怀希望。人生也是脆弱的,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从业无害最吉祥

    我们选择职业是为了维持正当的生活。职业如法时,家庭和睦,事事顺利。如果选择了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佛法在人间(下)

    压迫脊髓的病灶没有了,随着后遗症的快速减退,两个月后,杨琳又重返了工作岗位。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我的第二次生命

    癌症已成为危害人民生命的第一杀手。人们谈癌色变。很多人身患癌症后,陷入绝望,...

  • 大密活动 events

    毁佛者当畏因果

    发布时间:2014/08/08 因果故事 浏览次数:2725

    导言:

    2012年12月20日,云南省工商联副主席、昆明柏联国际(集团)有限公司总裁郝琳在法国搭乘直升机遭遇坠机,与其12岁幼子同时遇难。

    机毁人亡 牵出重庆温泉寺悬案

    郝琳是大型企业“柏联集团”的总裁,三年前,柏联集团为了在重庆打造一个顶级的洗浴中心,紧紧围绕重庆市北碚区温泉寺修建高档洗浴中心,要建立“十里温泉城”,还打出了一系列宣传口号:“挖掘温泉寺文化,使寺院文化与温泉沐浴文化和谐共融”,“高僧与我们合作,让来洗浴的客人听到佛乐、说法、讲禅”,“寺院以温泉而名,温泉以寺院而灵”。据称柏联集团欲将温泉寺纳入统一运营,开价一百万一次性接管寺院、连同管理权一并移交,被住持正刚法师拒绝。

    在随后的温泉SPA项目建设中,挖掘机长驱直入,一条观光道路从寺院的大佛殿和观音殿之间横穿而过,随后,寺院围墙和被冠以“违章建筑”之名的藏经楼被拆除,大量唐初至宋末的精美石雕因施工遭到摧毁破坏,建设中的露天温泉区与寺院观音殿仅有10米之遥。寺院大殿因多次遭到施工车辆撞击而受损,大佛殿后拥有500年历史的滴水岩全被碾碎。

    面对寺方抗议,柏联集团反指重庆温泉寺盗伐林木,重庆各有关部门均不肯将事实真相予以说明。为了阻止柏联集团对寺院的侵蚀和当地宗教干部对寺方的施压,温泉寺定融法师用红铅油在布条上写下了“依法维权”四字,绑在额头,手持一杆大秤站到了大殿前。定融法师在日志中写道,“要用这个秤杆称一称那些贪官污吏、为富不仁者的良心”。

    有人将因果当作荒谬之说,殊不知正因不知因果,方使人利令智昏、无所敬畏,乃至对宗教下敛财之黑手亦无所忌惮。一座1600年的古寺,怎可随意圈占,怎可妄谈“经营”?利益的膨胀必然伴随着对文化传承的葬送和信仰依托的毁坏。为了蝇头小利而断送他人和文化生命的价值,并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,这是何其惨痛的教训!

    毁佛者之殁,因果不虚

    无独有偶,近期还曝出了另一则因偷盗佛像而遭遇不测的新闻。据2013年12月19日讯,河南鹤壁市三名盗贼入寺院盗窃佛像,其中马某将三尊佛像的头拔下,正准备盗窃佛身时,突然倒地身亡。另一位盗窃者王某私藏了拔下的佛头,其妻摔断了腿。该寺历史上曾遭三次偷窃,而偷盗者下场无不凄惨。

    毁寺灭佛及挟佛敛财者下场之悲惨并非危言耸听,史上有无数因此遭现世恶报的案例。

    史上著名的“三武一宗灭佛”中的几位皇帝结局都十分凄凉: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灭佛,拆除寺庙,焚烧佛经,捣毁佛像,坑杀僧尼,七年后被宦官宗爱谋杀,其父子都不得善终;北周武帝宇文邕毁佛寺经籍,强迫僧尼还俗,不久便身患恶疾,全身糜烂,死时年仅三十六岁,不到三年,国家也灭亡了;唐武宗李炎毁天下寺庙、灭佛,当年就因服食丹药过量中毒而亡,死时年仅三十二岁,而后黄巢又起兵反唐;后周世宗柴荣在灭佛后四年暴死,后周也很快被赵匡胤所灭。

    1927年前后,冯玉祥在主持河南省政期间,灭除佛教,驱逐僧侣,将千年古剎大相国寺改为民众游乐场所。使河南佛教元气大伤。40年代末他从苏联考察回国时,轮船失火被活活烧死。

    文革时因灭佛而个人遭致横祸的案例数不胜数,至今在民间多有流传:

    山东省临清县30多岁的王德忠不信因果,常带人破坏舍利塔上的佛像、佛经。有一次,他用锤子砸寺院中的“南无阿弥陀佛”大字。刚砸了几下,便一头栽倒,当场毙命。

    江西省九江县城子镇在“破四旧”时集中毁佛,将佛像堆在江滩上焚烧。当地朱氏家族有个人特别“胆大”,与同伴抬着一尊罗汉像往火里扔。刚扔进去,罗汉像立刻弹坐起来,双眼直盯着朱某。朱某大喝道:“你不服?还瞪我!”说罢对罗汉的眼睛挥拳打去。几天后朱某的一只眼睛就得了病,很快凹陷下去,不久失明。1975年此人得肝癌不治而死。

    四川岳池有一座规模巨大的古寺“明灯寺”,寺内有巨雕佛菩萨像,每天从四面八方前来上香朝拜者不断。“破四旧”期间,乡长何德明带人负责毁庙,寺院被砸得面目全非,佛像全被捣毁焚烧。没过一周,何德明遭狗咬得了“狂犬病”,因无条件医治,被关在一个小屋子里。发作时,他将自己身体能咬到的地方撕得皮破血流,连家具、床、门等都去咬,弄得满身鲜血,最终在折腾中死去。

    2001年,阿富汗塔利班政权不顾国际多方劝阻和请求,将具有1500多年历史的巴米扬大佛炸毁,当年9月,政权即被美国出兵推翻。

    苍天有眼,莫作强梁

    2013年年末,福州市瑞云寺才历强拆毁佛之祸,前途未卜,便有富商横死、盗佛者暴毙的惨剧发生。看似巧合的呈现,却不得不令人警醒庙产兴商的猖狂,反思因果道理的深刻。

    恶因由占寺毁佛者种,恶果自然由其尝。因果的规律毫厘不爽,不由他人决定,更非佛陀降罪。说报应不是冷眼旁观,更不是幸灾乐祸,只是要将这被忘失的道理令天下人皆知。

    史上毁佛、灭佛者皆因不明因果、不信因果而犯下重罪。时下,贪盈逐物刺激下疯狂扩张的庙产经济同样因为不信因果,无所敬畏。世人的唾骂声中,法门寺景区依然在招摇撞骗;各界的反对声中,兴教寺前景堪忧;舆论的告急声中,地方依旧对瑞云寺施加暴行,令人瞠目……庙产经济几有横扫佛教的趋势,佛教的生存环境堪忧!

    《周易》云:“积善之家必有余庆,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。”累世积德,方换一世平安;三生福报,怎堪横施暴殄!古来先贤圣哲皆劝人积德行善,因其顺应天道,合乎人性。民风在其教化下自然以行善为尚,人人心中自有道德之衡范。

    然而今人不信因果,以金钱名利为信仰,不惜对道德、信仰、文化巧取豪夺,疯狂打造着一个个黄金遍地的“土豪世界”来满足其深渊般无尽的贪欲。但他们早就忘却了先祖“头上三尺有神明”的奉劝,不知机巧的巅峰就是无尽的深渊,更不知好胜强梁者,不但无功,“且速于取死(憨山大师语)”。

    老百姓说:人在做,天在看。憨山大师《醒世歌》云:人从巧计夸伶俐,天自从容定主张。庙产兴商的背后是美德的沦丧,是对人性的伤害,对文化的摧残,对民族的忤逆。这一切,即便逃过了法律的衡裁、伦理的谴责,也难逃因果的规律,天地的轨则。

    恶人、恶行、恶果的呈现,并不令人称快,反叫人生悲。因为,都是家国不幸,都是炎黄子孙,都是生死众生。

    挟佛敛财机关算尽,庙产兴商瞒天过海。贪婪者极力标榜着他们所打造的寸土寸金的“土豪世界”,但其中写满了美德的沦丧、信仰的苍白、人性的异化和文化的变态。一人占寺一人当,十人毁佛十人报,而当挟佛敛财、发佛教财成了家常便饭,则世世代代难逃恶果。

    苍天有眼,因果在前,强梁之势,必不长保。人从巧计夸伶俐,天自从容定主张。奉劝挟佛敛财者切莫执迷不悟,莫待为时已晚,方叹“何必当初”!

    (来源:凤凰网华人佛教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