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 帮助 奉献
佛学与医学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佛学与医学 > 学佛排毒 > 修行与排毒 > 一例全身心剧烈排毒的见证和认识(上)

学佛故事 stories

  • [学佛故事]唱梵呗轻松愈骨折

    82岁,髌骨粉碎性骨折,是否还有康复的机会?魏德辉老人的亲身经历,是佛菩萨的慈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从业无害最吉祥

    我们选择职业是为了维持正当的生活。职业如法时,家庭和睦,事事顺利。如果选择了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学佛让我成长

    我今年13岁,我不爱说话,不爱笑。不爱听别人的意见,是个手机控。最喜欢看动漫,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幸福生活从大密开始

    当我打开大密网站的那一刻起,大密网站上的内容深深的吸引了我,看着一尊尊的佛菩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学佛使我家庭幸福

    从小,我害怕我爸,怨恨我爸,结婚以后又和我爱人相处不好,我一直过得不幸福不快乐。

  • [学佛故事]佛法在人间(下)

    压迫脊髓的病灶没有了,随着后遗症的快速减退,两个月后,杨琳又重返了工作岗位。...

  • 大密活动 events

    一例全身心剧烈排毒的见证和认识(上)

    发布时间:2016/11/11 修行与排毒 浏览次数:1464

    最近在纽约佛堂引起轰动的一件事情,就是王居士全身剧烈排毒这个公案了。回忆总结这次排毒的历史渊源,使我们对人体自身产生毒素的起源、内外因素、发展恶化,以及在佛的慈悲帮助下排出体外,解除病毒攻心的危机等都有了新的认识,由此警戒、防范、规范人生!

    美国东部时间2016年10月29日早上9点是王居士从大密纽约佛堂出去的时间。当时在佛堂,师父讲课的能量场下,她的心脏已经虚弱到有些承受不了,头抬不起,脸色晦暗,连佛堂都走不出去了,她的丈夫急忙扶她出门……这一幕让我们看到王居士排毒期间的身体反应,以及病毒对她心脏的伤害全都表现出来了。我们见到了王居士的左脸肿得很厉害,已经连成了一片,开始结痂,看样子像流过黄水之类的液体。这个毒是阴毒,看到的每个人心里都很震撼,特别是有些第一次近距离、亲眼见到这么严重的排毒的人,都不敢去直视!

    在佛堂外面休息了一会儿,王居士脸上排毒的地方又开始流脓水了。这一幕表现的是:体内的毒素实际上已经随时都可能要了当事人的命!我认识王居士二十多年。作为她这次剧烈排毒的见证者之一,下面从我的角度来记录和分析这个排毒反应,以增加自己的素质,警策自己,不但要防范“身”和“口”的犯罪,更应该防范“意”的犯罪,因为身、口、意三业中,“意业”能够引起“身业”和“口业”的连锁反应。一个人心中的怨恨,尤其是对自己有恩的师父的怨恨,对自己的身心实在是天天下毒,天天刮着有毒的旋涡风,毒害一圈人。

    说到王居士这心毒的起因,还要从她的婚事说起。2003年的时候,王居士年近三十,已经是一名大龄女青年了,然而她的婚事还没有着落。几位热心的居士商量着帮助她尽快解决个人问题。

    有一天,赵居士正在和大家一起说解决王居士的婚姻问题。师父走进来了,就问道:“你看上谁了?是不是这一个?是不是那一个?”王居士都否定了。而是指着魏居士说:“就是他(就是这个)!”魏居士当时正站在黑板前写字,估计是那一手好字让王居士动了心。大家顿时都非常高兴。接下来他俩还要请当时在场的9位居士给他们确定婚姻这件事作证,并且还请大家签了字。这样的一个约定让见证人签字,当时看起来似乎多此一举,或者没什么用处。但是现在再来看这个见证书,就显得很有必要了。因为这个事情,我们可以证明是王居士找的魏居士,是他俩同意之后,大家才做的证,并不是师父给他们做了什么思想工作。所以后来王居士怨恨师父,在他们夫妻打架之后给师父打电话释放怨气,实在是毫无道理。

    他们的婚事确定后,买来喜糖给师父、师母和学友们吃。当时他们问道自己这桩婚姻好不好,师父说,“既然你们确定了,问我,那就告诉你。这是一个善缘,他是来帮助你的……”

    当年流行一种歪风,就是大龄青年多,个人问题解决不了,家里催,老大难!一个个要么乱着急,亦或无可奈何、漠然等待。一些年龄大一些的、已经组建家庭的热心居士帮助这些大龄青年,解决了他们的婚事。然而有些人早晨把喜糖拿来给师父报喜,让大家吃喜糖。晚上两个人就说“再见”了。有一种玩弄师父和学友诚意的轻慢在里面。虽然在十三年后的今日,我们再看那些出尔反尔的人,个人问题依然解决不了,或者坎坷不堪。为什么后果不好?人无信不立!把一代宗师和学友卷进自己的游戏人生、开玩笑,实际上这种轻佻放逸行为给自己设置了很大的障碍!

    可那个时候,王居士很快也像得了这种传染病,她的理念是:“别人能反悔婚姻,我为什么不能?”再加上她的同学一个个从多角度给她教唆,横向联系的邪毒就越演越烈了。正是因为想推翻自己的诺言,就千方百计反对师父真诚的预言。同时利用仇恨的心理和方法对待善缘,由此产生的冲击和交锋非常激烈。一旦进入仇恨的深渊,心灵变得扭曲,不但仇恨身边的人,还无中生有地怨恨起慈悲帮助我们的师父!这些恨尽管毫无道理,但事实上给当事人身心制造了非常严重的毒素。十三年来,这些毒素一直埋藏在王居士体内,毒害着她的健康。

    疾病是大导师!近期,因为胃病严重影响了王居士的生活和工作。从5月份起开始,她开始一步步忏悔自己的罪过,正好赶上师父给的被子作为载体而得到了师父的加持和帮助,一下子把这些邪毒清理了出来,全身剧烈排毒。脸上的红肿和流脓水只是我们能看到的,其他部位也都很剧烈。王居士本人是医科大学的毕业生,知道经络穴位,还有运行时间、排毒和自己的思想变化的相应关系。这些病毒要是不出来,爆发的时候就是王居士“穿不上鞋”(失去生命)的时候。

    这个公案的病毒起因,就是因为王居士自己的婚姻原本她自己确定的,却怨恨师父说的真话帮助。因为师父的真话放在那里,她的一切邪念、邪性、邪行无法达到自己狂野的目的,就产生怨恨,一恨就是十三年!中毒之深,怵目惊心。10月29日那天连佛堂都走不出来了,心脏受到的伤害已经非常严重了。

    在这个公案里面有个主线:从十三年的历史阶段来看,一步步的发展都验证了他们自己的婚事确定后,当师父知道了,给他们说了是善缘,她丈夫魏居士是来帮助她的。可是她的同学好友,她自己的自以为是的优越性,曾经的家庭条件优越养成的孤傲和“心比天高”的桎梏,想要心中电影明星般的偶像作为伴侣。可现实就是这么现实,自己的缘分才是自己应该珍惜和拥有的。

    从王居士各个人生阶段来看,她并不认可师父对她最科学的帮助。他们夫妻两个人不是维护善缘,而是斗气内耗,内战不断。当年为了解决他们的家庭矛盾,学友们还开专题会议,与他们沟通,协调他们之间的矛盾。师父更是慈悲,把他们的生命危机化解了, 但是接下来他们并不是用善行、善心、善思维来维护这个善缘,而是左看右看不顺眼,前看后看不如意,还自认为“别人都流行反悔婚姻,为什么我就不行”?在王居士自己看来,这是个恶缘,所以非常的痛苦。她总是觉得自己的看法、想法是对的,师父为什么说是善缘?由此不是考虑谁是最爱护关心我们的人,而是把自己的错误造成的困境,继而产生的邪见和仇恨转嫁到对师父的怨恨上。再加上所谓的好友不是指出问题帮她走出困境,开始新的人生,而是各出奇招让她将逆反和仇恨转入“地下活动”,一走就是十三年,人生最好的年华就这样给自己制造了病毒!

    一年年走来,当王居士签证三次都被拒绝之后,当年的校花竟然毫无资本打动签证官的慧眼。而让王居士开始看上,后来又看不上,想反悔的丈夫魏居士一次签证就过了,而且还同时把王居士带到了美国,从此有了不一样的人生。王居士能够一步步走回来,没有魏居士的帮助显然是不行的。中间当事人闹了这么久,闹得甚至伤害了师父的健康。可是十年,乃至十三年之后,时间和实践证明,师父说的话是对的,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和实践的检验。而王居士自己所谓的爱好、追求、甚至拿自己的生命和健康与师父的关心和爱护对抗,甚至在夫妻打架、吵架之后还要电话质问师父:“为什么要用这桩婚姻来折磨我?”这样的理由实际上是毫无理由!王居士自己看上的魏居士,有什么理由颠倒黑白去恨师父?毒素都是自己造成的!

    (作者:姜瑞居士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