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 帮助 奉献
人间佛教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人间佛教 > 幸福人生 > 快乐的“疗养院”

学佛故事 stories

  • [学佛故事]学佛让我成长

    我今年13岁,我不爱说话,不爱笑。不爱听别人的意见,是个手机控。最喜欢看动漫,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学佛使我家庭幸福

    从小,我害怕我爸,怨恨我爸,结婚以后又和我爱人相处不好,我一直过得不幸福不快乐。

  • [学佛故事]见上师一面 戒除廿载烟瘾

    抽烟的人都知道吸烟的害处,很多人也都想要戒烟。然而由于对烟草的严重依赖,戒烟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从业无害最吉祥

    我们选择职业是为了维持正当的生活。职业如法时,家庭和睦,事事顺利。如果选择了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诚心念佛治愈遗传性乳腺癌

    王春花的大姑离世而去了。她是被乳腺癌夺去了生命。那时,她的大姑父发誓砸锅卖铁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佛法在人间(下)

    压迫脊髓的病灶没有了,随着后遗症的快速减退,两个月后,杨琳又重返了工作岗位。...

  • 大密活动 events

    快乐的“疗养院”

    发布时间:2015/01/12 幸福人生 浏览次数:1022

    前言:

    要提起疗养院,大家自然会想起那种环境幽静、依山傍水、医疗设施完备、专业的护士陪伴、大都是一些退休的老干部富人们住的地方。可谁会知道还有这样一个疗养院,没有清幽的环境,没有任何医疗设施,更没有任何医护人员,甚至连一间房子都没有。这个“疗养院”条件再简陋不过,甚至可以说有些恶劣:每天都要面对来来往往各式各样的人群,冬有严寒,夏有酷暑,风吹日晒,但是“住”在其中的人却心情舒畅、身体健康,精神焕发,逢人就说她这个“疗养院”的好。这究竟是什么样的疗养院呢?住在其中的又是什么样的人呢?

    这个特殊的“疗养院”坐落在中国常见的一个小市场里,用玻璃钢瓦简易搭成的一个门面棚子,里面围拥着各类布料,一把尺子、一把剪刀、一台缝纫机就是所有的设备……是的,这就是一个在中国毫不起眼的小布店。可是经营这个布店的人陈大姐,却把它当作自己养老的疗养院,几年的时间证明,事实确实如此。陈大姐是个退休女工,和我们一起在师父门下学佛,她像个大姐姐一样关心爱护我们,大家都亲切地叫她“陈大姐”。现在陈大姐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了,但总是红光满面,整天乐呵呵地忙个不停,像年轻人一样健康,有谁能想到她曾是一个疾病缠身,走一步三喘气的人呢?

    以下是陈大姐口述,由笔者记录的真实故事:

    1992年未学佛之前,我曾患有严重的支气管哮喘、轻度肺气肿、低血压、类风湿关节炎、心律不齐,到了冬天身上穿着毛衣、棉衣、鸭绒背心、棉大衣,活像个棉花包,但还是觉得冷。夜里咳嗽、气喘,根本无法入睡,只好半睡半躺着,或者坐在床上过夜。每年冬天都是靠打吊针度过的,病情严重时,脚肿得走不成路,甚至连生活都不能自理。去医院看病时,医生问我什么病,我回答:“我全身是病。”确实,我自己也说不清自己究竟是什么地方有病。我向师父学佛、学功夫锻炼的方法,肺和气管里的病竟然渐渐地好了。

    1993年初,每天早上锻炼完后,嘴里就大口大口地吐痰,不是咳出来的,而是自然而然吐出来的,一点也不觉得难受,反而觉得很轻松,后来知道这是清理呼吸系统的一种排毒形式。又过了一段时间,锻炼时口水特别多,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我去问师父,师父笑着说:“口水多了好哇!你又活过来了!”我好高兴啊!此后,我学佛学功夫的劲头更足了,到了当年冬天,体质好了很多,不用再去医院打吊瓶了,衣服也不用穿得那么臃肿。

    1997年3月,师父让我和另一位已过退休年龄的杜某去摆摊卖布,并对我们强调说:“你们两个都有退休工资,叫你们卖布并不是叫你们挣钱。切记!是叫你们住疗养院呢!”从此,我就在我所在的那条街上开了一个约6平方米的小店,自己学做各类布艺用品。我对卖布非常敬业,对顾客也很负责,我的生意也越来越忙,有顾客宁愿大老远地走路都要到我的店里买布。

    我每天很早就起床,锻炼完毕后迅速收拾好东西,天刚一亮,布匹和手工产品摆好,开店门营业。一年四季,天天如此。碰上下雨天,我就在家里做顾客定做的布活,或者把布料加工成床单、被罩、围裙、宝宝衫等成品,等开门的时候去卖,天稍微一晴,马上就开门营业。

    我在卖布的过程中牢记师父交代的话,“就当住养老院,好好给别人服务” !对顾客总是笑脸相迎,热情迎接,不管是买布的还是只来问价的,非常愉快和耐心地向他们介绍,有些只是随便看看的人最后也高兴地买布走了。在整条街上,一起做生意的人谁要有困难,能帮上忙的我都尽力去帮,大家都亲切的叫我“陈姨”或“大姐”,赢得了一个好的人缘。

    师父指导我把账记好,以利于分析总结,把布卖得更好。卖了这么多年布,从来没有出现过亏损,月月有盈利。(笔者曾多次亲眼见过陈大姐的账本,字虽然写得不漂亮,但是账目却是记得非常清晰认真。)当然,也有卖不动的时候,这时我就赶快找原因,自己创造条件而不是等待条件上门。有一年整条街上的商贩都不让开张,眼看着成捆的布积压在那儿,资金不能周转,但顾客还是需要买布的,怎么办?我想方设法争取每天都能经营,每天赶早晨5:30开早市,有时候就把缝纫机摆在家门口给别人做零活,捎带着卖布,总之是想尽一切办法去工作。

    卖布首先要能吃苦耐劳,还要动脑子,想办法。人的思想也不是时刻都很先进,所以还要随时调整自己的思维。卖布不仅仅是卖布,而是在教我们做人,边卖布、边做人、边检查。我卖布一是锻炼身体,二是给我的顾客提供服务,用师父的话就是“把健康交给自己,把奉献留给人民。”我说这话不是唱高调,而是我真心的体会。

    卖布的时候还有许多有趣的事呢,下面我讲几件我亲身经历的事情。

    1999年夏,我全家人因食用茼蒿中毒而上吐下泻,年轻的女儿还差点脱了水,而我却只是比平时多上了两次厕所而已,还忙着照顾一家大小。同是一家人,同吃一锅饭,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异?原因在于摄入的这些毒素被我自然排泄出去了。因为整天忙着卖布,和家人沟通少了,一开始,家里老伴、女儿女婿们对我学佛和卖布有些不理解,但中毒事件发生后,女儿由衷地说:“妈,还是你锻炼身体好!”我用自己的学佛成果赢得了家人的赞同和支持。通过坚持学佛,坚持锻炼,我从一个病人、家里的累赘,变成了全家最健康的人。刚开始全家人不但不支持我卖布,甚至从中阻挠,但我也不为所动,尽力自己完成工作,包括搬运布匹等较重的活,尽量不去麻烦家人。后来,家里人也开始支持我了,有空的时候还来帮我看看店,老伴平时给我端茶送饭,女儿一有空就来帮我做活,全家人现在都很高兴地“围着我转”,一家人和和美美。

    2000年6月,正是大热的天,单位分了房子,别人家都忙着装修,我也不例外。在外地工作的老伴专程买了水泥回来,并说他有一周假期,刚好可以帮忙装修房子。没想到我刚一开工,单位里停了水电,机器无法开动,和水泥都成问题,怎么办呢?没想到第二天下起了雨,水电也一起来了,天气不冷又不热,刚好装修!只半个月功夫,我家的房子就装修好了,我也可以放心地去卖布了。

    2003年7月的一天,中午天太热,街上也几乎没有人,我便把布收回店里,只留下摆布的床让旁边的一个小伙子帮忙照看。下午3点多,我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念头:“快去看!你的床都坏了!”我没有理会,过一会儿又一个念头又出现了:“你还不快去?你去看看就知道了!”这样连续有3次。我赶忙跑去布店看,果然如此!3个大小伙挤着坐在我摆布的钢丝床上,床被压得歪歪扭扭,我要晚去一会儿,床可真就不能用了。

    也不知怎么搞的,人家都说我卖布的地方生意总是好。开始的时候没有固定门面,只能摆地摊卖布,别的同行总喜欢和我摆在一起。我摆到街头人家撵到街头,我搬到街道中间人家也跟到街道中间,我摆在阳面人家说那儿“暖和”也追到阳面,我摆到阴面,照样有人跟着凑热闹。后来我们那条街上不让摆摊了,要求固定摊位,为了公平起见,所有商户采用抓阄的办法决定谁占用哪个摊位。我随便抓了个最小的纸条,没料想抓了个大家一致认为不好的地方,但是我不嫌弃,花200多元盖了个简易的铺面就开张了。随着我的经营,这块大家都看不上眼的位置成了整条街上人气最旺的地段。我觉得这些现象很奇怪,问师父时,师父只是笑而不答。师父对我说:“按常理你是早已经死过的人了,现在捡了条命回来,能活着还能干就好得很。身体健康就行了,卖布不是卖布,是住疗养院!热情服务,绝不亏人!”我牢牢地记下了。

    在别人看来,我这个老太太似乎有点儿傻,老伴是高级工程师,收入不低,我也有退休工资,那么大年纪了整天还忙忙活活的,挣了钱也没见我自己享用,吃穿都是最简单的。但是其中的快乐,只有我自己最为明白,每天忙着卖布、做活,没有忧愁和烦恼,带给顾客的都是快乐和祝福,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。一年四季,难见我吃药打针,就连普通的感冒也难得光顾我。寒冬腊月,街上做生意的好多年轻人都躲在店里,对着火烤火炉还冻坏了双手,而我整天坐在街头的缝纫机上,与冰雪和寒风相伴,双手却总是暖融融的,没见半点冻伤的痕迹。卖布每个月有一笔不错的收入,既可以补贴家用,又可以用来做一些捐赠公益事业的好事,自己高兴,老伴、孩子们也都高兴,全家其乐融融。这真是应了师父的那句话:卖布不是卖布,是住疗养院!

    尾声:

    那些退休在家的老头老太太们,很多人很空虚,在家没病都闲出病来了。不说别人,与陈大姐同一天开张卖布的杜某,后来不卖布了在家休息,耳朵也聋了,眼睛也花了,还崴了几次脚,整天看着没精神,让人一看就觉得病恹恹的。而陈大姐则每天都忙碌着,生活充实而快乐,人也乐观有活力,同时也收获了健康。这个布店“疗养院”住走了疾病,住走了烦恼,住来了健康,住来了全家的和睦康宁,还服务了大众,她住得舒心,住得欢畅!

    每每遇到陈大姐,她总是情不自禁地跟我们谈起卖布的种种好处和妙事,并叮嘱我们好好学佛,嘱咐我们听从师父的教导,“师父是帮助我们的,听了绝对对自己没坏处” !她发自内心的朴实话语,总让人感动,让人受益匪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