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 帮助 奉献
人间佛教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人间佛教 > 因果故事 > 身为领众而作自利之事的后果

学佛故事 stories

  • [学佛故事]幸福生活从大密开始

    当我打开大密网站的那一刻起,大密网站上的内容深深的吸引了我,看着一尊尊的佛菩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我的第二次生命

    癌症已成为危害人民生命的第一杀手。人们谈癌色变。很多人身患癌症后,陷入绝望,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见上师一面 戒除廿载烟瘾

    抽烟的人都知道吸烟的害处,很多人也都想要戒烟。然而由于对烟草的严重依赖,戒烟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学佛使我家庭幸福

    从小,我害怕我爸,怨恨我爸,结婚以后又和我爱人相处不好,我一直过得不幸福不快乐。

  • [学佛故事]轻轻松松戒酒瘾

    众所周知,酒伤身、酒乱性,饮酒更是佛教五戒之一,我们经常见到想要戒酒的人。长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唱梵呗轻松愈骨折

    82岁,髌骨粉碎性骨折,是否还有康复的机会?魏德辉老人的亲身经历,是佛菩萨的慈...

  • 大密活动 events

    身为领众而作自利之事的后果

    发布时间:2013/08/08 因果故事 浏览次数:1814

    孩子是父母亲总也舍不下的牵挂,但是怎样做才是爱自己的孩子,怎样才能给孩子创造一个安全平安的道路?这是值得认真思考的一个问题。

    2012年4月,我们认识的一个人姜某,他的小儿子突然患了白血病住进医院,并接到了病危通知书。

    原本活泼可爱的孩子为何好端端地突然遭此磨难?究竟谁是罪魁祸首?

    佛为我们慈悲地揭示因果:父母作恶,报应现前,近在本身,远在儿孙,而且首先会在孩子身上体现出来。这些话不幸被多次验证,由孩子所承受的病苦我们追溯到其父母,确实发现因果规律毫厘不爽,孩子的病对应着其父母的所作所为,父母恰恰是扼杀孩子生命的刽子手。

    一 出卖恩人

    姜某早在上大学的时候,就遇到了当地一位老师,一位隐于民间的科学研究者,他对老师的科研非常感兴趣,从此和这位老师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姜某吃住在老师家里有10年,不但教给他技术,还教给他做人的道理,从姜某结婚、生子到工作,老师和师母,都操尽了心,毫不过分地说,待他比自己的亲生儿女都好。

    可是,当老师家里遇到了困难,师母过世,老师在国外不能回来,需要姜某站出来主持公道的时候,他却唯利是图,把老师出卖了。老师学生中有心怀不轨的人,一直觊觎老师的科研成果,想据为己有,但老师的社会经验丰富,他们难以得逞,于是起了歹心,趁老师在国外,借着师母过世的机会,偷偷串通政府中的败类,到公安局颠倒黑白,想把师母的葬礼演变成一次非法集会,以达到他邀功请赏的目的。这种踏着别人的尸骨往上爬的手段,也着实阴险缺德。姜某本是师母身后事的处理者,老师对别人的图谋早有觉察,在师母临走之前已经对姜某做了交代,让他早早下葬,不要搞葬礼。但姜某因为借了那人同伙的钱,拿人手短临阵变卦,把葬礼的组织权让给了那人和他的同伙。这两个居心叵测之人得以为所欲为,欺骗别的学生也来参加葬礼,并故意搞得大张旗鼓,长时间拖延下葬,引来大批警察包围了葬礼。姜某等人这才慌了神,半夜草草下葬,慌慌张张,坟头只盖了一层木板,上面撒了薄薄的一层土,事过抛在脑后不管,下雨的水都渗进去,直到一年之后扫墓,才发现此事。揭开坟头木板,一个巨坑呈现,再往里面填了40车土才填满。可怜师母走时就很冤枉,身后竟不能入土为安!

    姜某为直接安排下葬的负责人,在老师家吃了十几年饭,老师、师母爱他如子,恩情似海,可他事到临头,见利忘义,甘愿受人摆布,做了别人的帮凶,连师母坟头的一抔黄土都不愿意陇好,遗体长久等于泡在水里!良心何安?天理难容!

    二  令人发指的经济犯罪

    姜某在经济问题上所犯下的罪行可谓罄竹难书。

    1、在工作单位,姜某接受回扣,在采购科工作时,三年累计接受回扣10万多元。

    2、学佛的居士们集资建了一个生态农场,同时也是一座庄严道场,由姜某负责管理。但股东的利益他根本不当回事,欺负股东们手慈心软,把这个农场当成了他的私有财产,私自以低价承包给自己的心腹,10多年投资几十万建成的农场,不见回收成本。后来姜某又一意孤行,大批量地养鸡、养羊、养牛,发展所谓的养殖业,最后钱没有赚到,反而破坏了生态,造下许多杀业。账目混乱,几个在农场工作的人因为经济纠纷反目成仇,破坏了学道人的团结。

    在姜某退出农场之后,别人按照原来的规划发展种植业和手工业,结果创造了每年至少80万元的价值,可想而知作为管理者的姜某,究竟给大家造成了多么大的损失?

    3、农场曾经建立幼儿园,倾注了所有人的希望,就连佛菩萨对这个幼儿园都给予了很多加持,照相机时常能拍到奇妙的瑞相和绚丽多姿的光点。然而直接负责幼儿园的姜某,却把这个培养学友们后代的净土,变成了自己贪污作恶的温床,变成了孩子们童年痛苦的回忆,变成了家长的愤怒的对象和伤心地。

    姜某大权独揽,即是出纳又是会计,还是一把手管理者,身兼三职。他毫不避讳,将公款存在自己的银行帐户上,还美其名曰:除了公款剩下的就是自己的钱,但实际是故意搅浑水,乘机贪污挪用,家长汇来的钱,不真实登帐,收现金也不开收据,无人监管,把幼儿园和农场大小通吃,公款成了他家买车、买房、生娃取之不尽的源泉。

    幼儿园建立之初,农场在硬件、软件方面都很欠缺,需要资金去改善,但是姜某昧了良心,把大家集资建设幼儿园的资金挪用去炒股,结果股市大跌,一下子损失了5万元,他又支走至少七万元用于自己买房,还拿走六千元用于给他老婆购买电脑,还有其它无帐可查随意拿走的支出。幼儿园没有钱来发展,致使卫生环境非常恶劣,耗子、跳蚤、蚊虫肆虐,孩子们身上一个个长满大包,奇痒无比,孩子们在一个漫长的冬天几个月时间都无法洗头洗澡。孩子睡觉的地方冷如冰窖,有尿床毛病的孩子更是可怜,整天睡在潮湿的地方。再苦不能苦孩子,姜某却敢从孩子嘴里抢钱,他自己的孩子也在幼儿园啊,可见其心肠的歹毒!既不在幼儿园硬件方面搞建设,还要贪污孩子们的生活费用,造成孩子普遍营养不良,身体瘦弱。克扣工作人员的工资,给幼儿园的阿姨开很低的工资,影响阿姨的积极性,不好好对待孩子,把孩子当做出气筒。

    有的家长看到了不正常的地方,表示了质疑,姜某为了掩示自己的罪行,骗家长这些钱做了供养,学佛的家长们也不再过问,实际应该用在孩子身上的钱都被姜某贪占了,他还要给佛栽赃。有居士给幼儿园捐的钱,姜某有时故意不入账,流入了他的腰包。

    4、姜某在经济上的犯罪中,最万万不该的是挪用居士们捐献建寺院的钱和功德钱。大家信任他,把自己辛苦工作换来的钱交给他,希望作功德,建寺院。但是姜某却把这些钱转移到国外他老婆韦某的私人账户上,韦某收到这笔钱后,直接提取用来支付自己的学费。事情都已经做完了再通知寺院的老师,木已成舟,老师不同意也得同意,这不是无赖勒索是什么?

    5、姜某做的最让人唾弃的事情之一,就是坑骗了一个留守母亲10万元。这个留守母亲叫李某,丈夫在国外几年未归,和姜某是一起学佛的居士。李某原来准备了10万元首付款准备买房,后在银行贷不到款,只好作罢。姜某知道后就提出两人合买合用,李某付首付,他还贷款。房子签下来之后,姜某看到房市火爆,房子快速升值,起了邪心,想把房子据为己有。他给了李某两万元,明确表示他要单独买这个房子,另外8万算是借李某的。实际姜某根本不想还那8万元,欺负孤儿寡母势单力孤,拿他没办法。李某的丈夫在国外出了危险,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,生活窘迫,连居住的地方都没有,李某一个人在国内带着孩子,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,长期的苦闷、孤独和压抑,几乎使她精神失常。面对一个弱女子,姜某不仅不去帮助,反而还坑人家8万元,哪里还有学佛人的一丁点慈悲和良知!

    就是这个用贪污幼儿园的钱和欺骗孤儿寡母购置的房产,在东窗事发之后,姜某却以一副无私的姿态表示要将房子卖了,抵他欠大家的钱!

    6、为了出国签证,姜某和牛某联名向别人借了一万元,找中介将农场注册成公司,姜某自己当法人代表。顺利办成此事后,牛某将五千元交给姜某,托他转交给债主,但姜某到手的钱总想揩一把,没有替牛某还债。只要过手的钱他就要雁过拔毛,其手段太过卑鄙?

    7、本着互帮互助、遵守信用的原则,学佛的居士们成立互助会,本意是把大家的小钱集中起来做大事。姜某某花言巧语,上交三万,提走了十万。他这样利用职权空手套白狼的做法,给别人留下无数的矛盾和怨恨。当初承诺很快还钱,但后来根本没还,互助金长期不能回笼,使互助会在帮了姜某一个人之后,以解散而告终。

    8、农场幼儿园成立的时候,为了接送在外面上学的孩子,姜某号召家长集资买一辆面包车,等大家把钱凑到一起交给他的时候,姜某巧舌如簧,把集资款变成了他向大家的借款,公车也成了他的私家车,但钱还是大家出的,因为他根本就没打算还款,无限期拖延。这是他惯用的手段,巧立名目,然后偷梁换柱,等别人明白过来,木已成舟。这辆车最后处理的时候,姜某又同时承诺卖给三个人,言而无信上演了“一女嫁三家”的闹剧。

    三 贪污犯的背后总有贪婪的女人

    韦某是姜某的妻子。尽管姜某处处为她做无罪辩护,但作为妻子,作为一个学佛人,韦某对丈夫所做的一切恶行从未制止,反而推波助澜,她就是姜某的“贤内助”,难辞其咎。

    作为妻子,韦某对姜某的巧取豪夺知情,对幼儿园孩子们所遭受的种种苦难很知情。她非常清楚姜某的所作所为,不但不劝解,反而非常心安理得地享受姜某为她所创造的这一切。有房有车,儿女成群,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,却听不见他人的呻吟,看不见所伤害的人的幽怨。原本供养给佛,供养给师父的钱,捐献给寺院的钱却被姜某据为己有,导致他人家庭矛盾、分居、甚至离婚。对此韦某心知肚明,却从不阻拦姜某,反而唆使、纵容他一再犯法,韦某就是祸妇而不是贤妻。她爱丈夫,却生生要了他的命,男人死到临头还抱着女人不放,处处鞍前马后、惟命是从。

    作为几个孩子的母亲,年近四十的韦某居然能够出国留学,在美国生活发展,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!韦某得到了利益,非但不感恩佛菩萨的帮助,反而故意破和合僧,制造事端。她自己不去创造更大的价值,而是屡屡开口向寺院的师父要钱,不给钱就扬言要去卖淫,只要钱来得快,什么都无所谓。很难让人相信这些话出自一个受过高等教育、学佛多年的人之口。人无耻到这种地步还有什么可说的呢?作为女性,不惜出卖自己的肉体,说明韦某某已经没有灵魂,无所谓人的道德尊严。

    长期以来,韦某要人照顾、要人关心、要人安慰、要人养活、要情要欲、要发脾气、要闹意见、要甩脸色,甚至啥都要知道、啥都要出个主意,动不动就以可怜、哭泣的面目出现,根本不管别人,更谈不上积极支持丈夫的工作。

      孩子为什么会得白血病?

    人体造血功能主要在骨髓,白血病就是骨髓被破坏,而且存在时间非常长了。看看姜某夫妇的所作所为,干了多少丧尽天良、危害学佛团体的事情!他们从骨子里坏透了,为了自己的利益,想方设法巧夺豪取别人的利益,他们的人生就是专门吸他人的血、而不去自己造血的人生。

    当孩子的白血病出现的时候,他们不忏悔自己的恶业,对于所做的恶事只字不提,捂得严严实实。学佛多年,他们清楚挽救孩子、挽救自己的唯一出路就是忏悔罪业,但他们却习惯性地负隅顽抗。天作孽犹可活,自作孽不可饶,孩子的病就是来源于姜某和韦某思想上、行为上的白血病,这就是因果规律的示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