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 帮助 奉献
佛学了解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佛学了解 > 佛教故事 > 道悦禅师救岳飞

学佛故事 stories

  • [学佛故事]幸福生活从大密开始

    当我打开大密网站的那一刻起,大密网站上的内容深深的吸引了我,看着一尊尊的佛菩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学佛让我重获新生

    小时候的周燕平是非常大小气,爱发脾气。她因为是家里的独女,父母非常的疼爱。加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人生的转折

    我今年25岁,来自四川眉山的一个小乡镇。2010年,我带着我的梦想独自来到纽约。有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我的第二次生命

    癌症已成为危害人民生命的第一杀手。人们谈癌色变。很多人身患癌症后,陷入绝望,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告别癫痫

    癫痫,又称“羊角风”,是大脑神经元突发性异常供电,导致短暂的大脑功能的一种慢性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学佛让我成长

    我今年13岁,我不爱说话,不爱笑。不爱听别人的意见,是个手机控。最喜欢看动漫,...

  • 大密活动 events

    道悦禅师救岳飞

    发布时间:2014/08/08 佛教故事 浏览次数:2109

    且说岳爷在朱仙镇操兵练将,又令军士耕种米麦,专等旨意扫北,不道秦桧专主和议,腊尽春残,又是夏秋时候。一日,闲坐帐中,观看兵书,忽报圣旨下,说是和议已成,召取岳飞回兵进京,加封官职。岳爷回到营中,对众将道:“圣上命我进京,奸臣在朝,此去吉凶未卜。我且将大军不动,单身面圣。众兄弟们务要戮力同心,为国家报仇雪耻,迎得二圣还朝,则岳飞死亦无恨也!”众将道:“元帅还该商议,怎么就要进京?”岳爷道:“此乃君命,有何商议。”

    正说之间,又报有内使赍着金字牌,递到尚书省札子,到军前来催元帅起身。岳爷慌忙接过,又报金牌来催。不一时间,一连接到十二道金牌。内使道:“圣上命元帅速即起身,若再迟延,即是违逆圣旨了!”岳爷默默无言,走进帐中,将帅印交与下属执掌,嘱咐遵守法度,不可纵兵扰害民间,再点四名家将起身。众统制等并一众军士,齐出大营跪送,朱仙镇居民百姓,一路携老挈幼,头顶香盘,众口同声攀留元帅,哭声震地。

    且说岳爷离了朱仙镇,望临安进发,来到瓜州地方,早有驿官迎接。当晚在驿馆歇息,岳爷心中有事,不觉心神恍惚。起身开门,但见一片荒郊,阴气袭人。两只黑犬,对面蹲着讲话。又见两个人赤着膊子,立在旁边。正在奇怪,忽然江中狂风大作,白浪滔天,钻出一个怪物,望着岳爷扑来。岳爷猛然吃了一惊,一跤跌醒,却在床上,一身冷汗,却是一梦。谯楼正打三鼓,岳爷心想:“此梦好生蹊跷!曾记得韩世忠元帅说,此间金山寺内有个道悦和尚,能知过去未来。我何不明日去访访他,请他详解?”

    主意定了,到了天明起来,岳爷梳洗停当,办了香花等物,上船过江,一径来到金山脚下上岸。来到大殿上,拜过了佛,焚香已毕。转到方丈门首,只听得方丈口中朗然吟道:

    苦海茫茫未有涯,东君何必恋尘埃?不如早觅回头岸,免却风波一旦灾!

    岳爷听了,暗暗点头道:“这和尚果然有德行。但虽劝我修行,那知我有国家大事在心,怎能丢着?”正想之间,只见里边走出一个行者来道:“家师请元帅相见。”岳爷随了行者走进方丈。那道悦下禅床来,相见已毕,道悦道:“元帅光临,山僧有失远引,望乞恕罪!”元帅道:“昔年在沥泉山参见我师,曾言二十年后再得相会,不竞果然!下官只因昨夜在驿中得一异梦,未卜吉凶,特求我师明白指示!”道悦道:“自古至人无梦,梦景忽来,未必无兆。不知元帅所得何梦,幸乞见教。”岳爷即将昨夜之梦,细细的告诉了一遍。道悦道:“元帅怎么不解?两犬对言,岂不是个‘狱’字?旁立裸体两人,必有同受其祸者。江中风浪,拥出怪物来扑者,明明有风波之险,遭奸臣来害也!元帅此行,恐防有牢狱之灾、奸人陷害之事,切宜谨慎!”岳爷道:“我为国家南征北讨,东荡西除,立下多少大功,朝廷自然封赏,焉得有牢狱之灾?”道悦道:“元帅虽如此说,岂不闻‘飞鸟尽,良弓藏’?从来患难可同,安乐难共。不如潜身林野,隐迹江湖,乃是哲人保身之良策也。”岳爷道:“蒙上人指引,实为善路。但我岳飞以身许国,志必恢复中原,虽死无恨!上人不必再劝,就此告辞。”道悦一路送出山门,口中念着四句:

    风波亭上浪滔滔,千万留心把舵牢。谨避同舟生恶意,将人推落在波涛。

    岳爷低头不语,一径走出山门。长老道:“元帅心坚如铁,山僧无缘救度。还有几句偈言奉赠,公须牢记,切勿乱了主意!”岳爷道:“请教,我当谨记。”长老道:

    岁底不足,提防天哭。奉下两点,将人荼毒。

    老柑腾挪,缠人奈何?切些把舵,留意风波!

    岳爷道:“岳飞愚昧,一时不解,求上人明白指示!”长老道:“此乃天机,元帅谨记在心,日后自有应验也。”岳爷辞别了禅师,出了寺门。

    岳爷在路行了两三日,到了平江,忽有锦衣卫道传圣旨,说岳飞官封显职,不思报国,按兵不动,克减军粮,纵兵抢掠,有负君恩,着锦衣卫扭解进京。将岳爷上了囚车,解往临安。秦桧又暗令沿途官府,不许走漏风声,到了临安城中,送往大理寺狱中监禁。

    那秦桧又闻听岳飞公子岳云、女婿张宪俱有万夫不当之勇,恐其领兵前来。万俟卨、罗汝楫哄骗岳飞写书,招岳云、张宪速到京来辨冤,实则要一网打尽。岳爷道:“甚好!甚好!即使圣上不准,我亦情愿与这两个孩儿同死于此,方全得我父子二人忠孝之名。”随即写了一封家书,交给万俟卨。自然到了秦桧手上。秦桧唤过惯写字的门客,将岳飞的笔迹,照样套写,更改了数句,说是:奉旨召回临安,面奏大功,朝廷甚喜。你可同了张宪,速到京来,听候加封官职。差人星夜往汤阴县,哄骗岳公子、张宪到来,一同关在狱中。

    秦桧命万俟卨、罗汝楫两个奸贼,终日用极刑拷打岳爷父子、张宪三人招认,已及两月,并无实供。这一日,已是腊月二十九日,秦桧同夫人王氏在东窗下向火饮酒,忽有心腹递来民间的传单,是一个不怕死的书生,写出岳元帅父子受屈情由,挨门逐户的分派,约齐日子,共上民表,要替岳爷伸冤。王氏将传单略看了看,即将火箸在炉中炭灰上写着七个字道:“缚虎容易纵虎难。”秦桧看了点头道:“夫人之言,甚是有理。”即将灰上的字迹抹了。随即写一封书,将一枚黄柑的瓤去干净,将书安放在内,封好了口,叫心腹送与万俟卨去。

    宋高宗绍兴十一年(公元1141年)腊月二十九日上午。当日风云突变,沥沥下雨。岳爷想起道悦禅师的偈语,‘岁底不足,提防天哭。奉下两点,将人荼毒。’腊月二十九日,岂不是‘岁底不足’?恰恰下起雨来,岂不是‘天哭’么?‘奉’下加将两点,岂不是个‘秦’字?‘将人荼毒’,正是毒我了!这四句已经应验。后四句道是:‘老柑腾挪,缠人奈何?切些把舵,留意风波!’这四句还解不来。忽有监中禁子,报有圣旨下,请岳飞在风波亭接旨。岳爷明白了,那道悦和尚的偈言,有一句:‘留意风波。’我只道是江中的风波,谁知牢中也有‘风波亭’!不想我三人,今日死于这个地方!”

    岳爷、岳云、张宪三人被勒死于亭上。

    且说万俟卨见那岳爷三人已死,连夜来到相府,见秦桧复命。秦桧不胜之喜,又问道:“他临死,可曾说些什么?”二贼道:“他临死时说:‘不听道悦之言,果有风波之险!’小官想此等妖僧,也不可放过了他。”

    秦桧唤过家人何立,吩咐道:“你明日绝早起身到金山寺去,请道悦长老来见我,不可被他走脱了!”何立领命。到了明日,即是绍兴十三年正月初一日。何立离了临安,径奔京口而去,到了镇江,就到江口趁着众香客渡到金山上岸。走到寺门口,耳边但听得钟盘声响。许多男男女女,都擎着香烛进去烧香。何立也混在人丛里,进去一看,却原来是道悦和尚正在升座说法。何立就立在大众之中,听他讲经,暗自想:“且听他说完了,骗他到临安去,不怕他飞上了天去。”但听得那长老忽口中吟出一偈,叫大众听着:

    “吾年三十九,是非终日有。不为自己身,只为多开口。

    何立从东来,我向西边走,我若不知道,就遭你毒手!”

    说完,只见禅师闭目垂眉,在法座上坐化去了。当下众僧一齐合掌道:“师父圆寂了!”

    何立吃了一惊,便扯住了住持道:“我奉秦太师钧旨来请长老,不想竟坐化了,只恐其中有诈。叫我如何回复太师爷?”住持道:“我那位师父能知过去未来,谅你太师爷来请,决无好处,故此登座说偈而逝。这是你自己亲眼见的,有何诈伪?”何立道:“尔等众僧,须要把长老的尸骸烧化了,我方好去回复。不然,须俱要同我去见相爷。”众僧道:“这有何难。”就叫火工道人,实时将柴草搬动,拣一块平地上搭起柴棚,将长老的法身抬在上面,下面点起火来。不一时,烈焰腾空,一声响,直透九霄,结成五色莲花,上面端坐着一位和尚,叫道:“何立!冰山不久,梦景无常!你要早寻觉路,休要迷失本来!你去罢!”说罢,冉冉腾空而去。众僧即将长老骨殖捡出来,装在龛内,抬放后山,再拣日安葬。

    当日,何立将秦太师陷害岳爷之事说与众僧,“因他临死时曾有‘懊悔不听道悦和尚’之言语,故此丞相命我来骗他到临安究治。不道长老果是活佛临凡,已预先晓得坐化去了。方才明明在云端里吩咐我及早修行,奈我有八旬老母在家不能抛撇,待等百年之后,我决意要出家了”。众僧道:“阿弥陀佛!为人在世,原是镜花水月。富贵荣华,到后来总是一场春梦!有诗道得好:从来富贵若浮云,吉凶倚伏信难分。田地千年八百主,何劳牛马为儿孙!”

    (汇编自互联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