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 帮助 奉献
佛学了解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佛学了解 > 佛教旅行 > 《莫高窟》节选

学佛故事 stories

  • [学佛故事]佛法在人间(下)

    压迫脊髓的病灶没有了,随着后遗症的快速减退,两个月后,杨琳又重返了工作岗位。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学佛让我成长

    我今年13岁,我不爱说话,不爱笑。不爱听别人的意见,是个手机控。最喜欢看动漫,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学佛让我重获新生

    小时候的周燕平是非常大小气,爱发脾气。她因为是家里的独女,父母非常的疼爱。加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佛法在人间(上)

    人生是幸福的,温馨而快乐。人生是精彩的,不断收获又满怀希望。人生也是脆弱的,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轻轻松松戒酒瘾

    众所周知,酒伤身、酒乱性,饮酒更是佛教五戒之一,我们经常见到想要戒酒的人。长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学佛戒烟酒

    曾经是一个26年烟龄、酒龄的人,也曾经为戒烟戒酒问题产生过激烈的思想冲突,更是...

  • 大密活动 events

    《莫高窟》节选

    发布时间:2014/12/24 佛教旅行 浏览次数:1570

    莫高窟对面,是三危山。《山海经》记,“舜逐三苗于三危”。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,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。

    西元三六六年,一个和尚来到这里。他叫乐樽,戒行清虚,执心恬静,手持一枝锡杖,云游四野。到此已是傍晚时分,他想找个地方栖宿。正在峰头四顾,突然看到奇景:三危山金光灿烂,烈烈扬扬,像有千佛在跃动。是晚霞吗?不对,晚霞就在西边,与三危山的金光遥遥相对应。

    乐樽和尚,激动万分。他怔怔地站着,眼前是腾燃的金光,背后是五彩的晚霞,他浑身被照得通红,手上的锡杖也变得水晶般透明。他怔怔地站着,天地间没有一点声息,只有光的流溢,色的笼罩。他有所憬悟,把锡杖插在地上,庄重地跪下身来,朗声发愿,从今要广为化缘,在这里筑窟造像,使它真正成为圣地。和尚发愿完毕,两方 光焰俱黯,苍然幕色压着茫茫沙原。

    不久,乐樽和尚的第一个石窟就开工了。他在化缘之时广为播扬自己的奇遇,远近信士也就纷纷来朝拜胜景。年长日久,新的洞窟也一一挖出来了,上自王公,下至平民,或者独筑,或者合资,把自己的信仰和祝祈,全向这座陡坡凿进。从此,这个山峦的历史,就离不开工匠斧凿的叮噹声。

    工匠中隐潜着许多真正的艺术家。前代艺术家的遗留,又给后代艺术家以默默的滋养。于是,这个沙漠深处的陡坡,浓浓地吸纳了无量度的才情,空灵灵又胀鼓鼓地站着,变得神秘而又安详。

    莫高窟可以傲视异邦古迹的地方,就在于它是一千多年的层层累聚。看莫高窟,不是看死了一千年的标本,而是看活了一千年的生命。一千年而始终活着,血脉畅通、呼吸匀停,这是一种何等壮阔的生命!一代又一代艺术家前呼后拥向我们走来,每个艺术家又牵连着喧闹的背景,在这里举行着横跨千年的游行。纷杂的衣饰使我们眼花缭乱,呼呼的旌旗使我们满耳轰鸣。在别的地方,你可以蹲下身来细细玩索一块碎石、一条土埂,在这儿完全不行,你也被裹卷着,身不由主,踉踉跄跄,直到被历史的洪流消融。在这儿,一个人的感官很不够用,那乾脆就丢弃自己,让无数双艺术巨手把你碎成轻尘。

    白天看了些什麽,还是记不大清。只记得开头看到的是青褐浑厚的色流,那应该是北魏的遗存。色泽浓沉着得如同立体,笔触奔放豪迈得如同剑戟。那个年代战事频繁,驰骋沙场的又多北方骠壮之士,强悍与苦难汇合,流泻到了石窟的洞壁。

    当工匠们正在这洞窟描绘的时候,南方的陶渊明,在破残的家园里喝着闷酒。陶渊明喝的不知是什麽酒,这里流荡着的无疑是烈酒,没有什麽芬芳的香味,只是一派力、一股劲,能让人拔剑而起;色流开始畅快柔美了,那一定是到了隋文帝统一中国之后。衣服和图桉都变得华丽,有了香气,有了暖意,有了笑声。这是自然的,隋炀帝正乐呵呵地坐在御船中南下,新竣的运河碧波荡漾,通向扬州名贵的奇花。工匠们不会去追随炀帝的笑声,他们已经变得大气、精细;色流勐地一下涡漩卷涌,当然是到了唐代。人世间能有的色彩都喷射出来,但又喷得一点儿也不野,舒舒展展地纳入细密流利的线条,幻化为壮丽无比的交响乐章。这里不再仅仅是初春的气温,而已是春风浩荡,万物苏醒,人们的每一缕筋肉都想跳腾。这里连禽鸟都在歌舞,连繁花都裹卷成图桉,为这个天地欢呼。

    这里的凋塑都有脉搏和呼吸,挂着千年不枯的笑容。这里的每一个场面,都非双眼能够看尽,而每一个角落,都够你留连长久。这里没有重複,这里不存在刻板,一到别的洞窟还能思忖片刻,而这里,不管它画的是什麽内容,一看就让你在心底惊呼。

    色流更趋精细,这应是五代。唐代的雄风馀威未息,只是由炽热走向温煦,由狂放渐趋沉着。头顶的蓝天好像小了一点,野外的清风也不再鼓荡胸襟;终于有点灰黯了,舞蹈者仰首到变化了的天色,舞姿也开始变得拘谨。仍然不乏雅丽,仍然时见妙笔,但欢快的整体气氛,已难于找寻。洞窟外面,辛弃疾、陆游仍在握剑长歌,美妙的音色已显得孤单,苏东坡则以绝世天才,与陶渊明呼应。大宋的国土,被下坡的颓势,被理学的层云,被重重的僵持,遮得有点阴沉;色流中很难再找到红色了,那该是到了元代; ……

    甘肃艺术家只是在这里撷取了一个飞天舞姿,就能引起全国性的狂热?为会麽张大千举着油灯从这里带走一些线条,就能风靡世界画坛?过多地捉摸他们的技法没有多大用处,全心全意的成功只在于全身心地朝拜过敦煌。

    (来源:互联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