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 帮助 奉献
国际佛教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国际佛教 > 佛教在美国

学佛故事 stories

  • [学佛故事]学佛戒烟酒

    曾经是一个26年烟龄、酒龄的人,也曾经为戒烟戒酒问题产生过激烈的思想冲突,更是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见上师一面 戒除廿载烟瘾

    抽烟的人都知道吸烟的害处,很多人也都想要戒烟。然而由于对烟草的严重依赖,戒烟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告别癫痫

    癫痫,又称“羊角风”,是大脑神经元突发性异常供电,导致短暂的大脑功能的一种慢性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佛法在人间(上)

    人生是幸福的,温馨而快乐。人生是精彩的,不断收获又满怀希望。人生也是脆弱的,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佛法在人间(下)

    压迫脊髓的病灶没有了,随着后遗症的快速减退,两个月后,杨琳又重返了工作岗位。...

  • [学佛故事]从业无害最吉祥

    我们选择职业是为了维持正当的生活。职业如法时,家庭和睦,事事顺利。如果选择了...

  • 大密活动 events

    佛教在美国

    发布时间:2014/12/22 国际佛教 浏览次数:1279

    佛教在五月花的国度,已有近百年的历史。随着移民的移入,佛教最初传入夏威夷群岛。夏威夷群岛是一个多种族的社会,佛教因此得以在此社会中传扬开来;其次,渐次地传入美国大陆。

    佛教传布美国的情形,可从三方面谈起:

    一、文献经典:各大图书馆馆藏中均可见到不同语言之经典、书籍与期刊。据统计,全世界–不论经典或口传–共有四十一种语言被用来传布佛法;而美国以英文为主,西班牙文与法文为次,仅德州、加州等处少数佛教团体中可发现西班牙文佛教(全世界西班牙文佛典甚少,仅有阿根廷有少数西文佛书,且非正式佛教教理介绍,而是类似于所谓佛教幽默)。

    二、文化层面:包括佛教之建筑、绘画、雕刻、艺术、文物,波士顿、华盛顿 D.C.、纽约、旧金山、洛杉矶等各大博物馆,均有珍贵佛教文物展出。

    三、口头传布:包括公开演讲、学术讨论及各道场之讲经弘法。各道场之讲经弘法分属于美、加、中、日、韩、蒙古、新哈利、泰、藏、越等不同族裔的佛教团体。以下就各笔者所知的各族裔佛教团体在美推广佛教的情形,做一简单介绍。

    日裔移民最早将佛教介绍给非亚裔美人。一九三○年代,日本曹洞宗首先在洛衫矶、三藩市建立了禅堂,指导禅修,演讲弘法;同时,临济宗也在美东成立了道场。由于传入较早,日本佛教团体美国本土化的程度较深,例如三藩市的曹洞禅中心,已由在美出生的第二代主持;波士顿的临济宗道场,也由非亚裔的美国人接手。美国人接受日本禅的指导,从而建立自己的修行团体的,在所多有,例如:六十年代嬉皮运动大将艾伦瓦慈(Alan Watts),在加州柏克来大学校区指导美国年青人禅修,书和演讲,风靡一时;又如‘禅门三柱’(The Three Pillars of Zen)作者卡普楼(Philip Kapleau)禅师,除在纽约及佛罗理达二州设有主要道场指导禅修外,并有其他小规模的禅中心散布各州。卡普楼在其‘禅–西方之黎明’ (Zen:Dawn in the West)一书序中所言:“希望经由本书中一位西方老师和其西方弟子对于禅修体验的表达,直接以美国人熟悉的腔调,说明禅不仅是东方的。”

    来自中国和越南的禅师,提供了美国大陆日本禅以外禅的教学。中国禅师之中,美东以圣严法师最具西人亲合力,东初禅寺除定期举办禅七外,每星期的讲经说法有英文口译,并出版不少英文着作,影响力日增,自不待言。西岸以圆寂不久的宣化上人道场厥功甚伟,法界大学培养了一批美国弟子,出版的中英双语月刊‘金刚菩提海’(Vajra Bodhi Sea)提供西人一窥中国佛法堂奥的门径。

    越南禅师以一行禅师(Thick Nhat Hanh)最为知名。在西方,达赖喇嘛以其特殊的背景,早已是家喻户晓的人物;而一行禅师,以其关怀层面的广大,修行方式的生活化,若说其影响力是仅次于达赖喇嘛,向西方人士宣扬佛教的东方大师,亦不为过了。曾是越南佛教和平运动的领导者,以菩萨道积极入世的精神,挽救破散的战地人心,曾被题名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。教学和个人修行所树立的榜样,深受美国和平运动者、各宗教团体及非宗教人士–尤其是医生团体–的喜爱。其着述优美而不落名相,散播菩萨道的讯息,为美国人建立了一非神教的心灵基础。最新着作“活佛与永生基督” (Living Buddha andLiving Christ),透过深读佛陀与基督的剀训,阐明任何宗教徒都可以从佛法的修行中受益,于正念中体验活生生的宗教智慧,广受好评。

    藏传佛教是另一进入美国社会的佛教宗派:西藏各派法王,纷纷至欧、美各地建立道场,指导西方人士学密。整体说来,藏密在美国的弘传是相当成功的。在加州、科罗拉多,威斯康新、纽约以及纽泽西各州,皆有大型的密宗修行道场,由颇负盛名的喇嘛指导。为了弘法于西方,藏密红、黄、花、白四大教派的喇嘛,经常巡回各地,举行灌顶法会并讲授。

    七○年代以来,黄教喇嘛执教于美国各大学院校的佛学相关科系,指导了相当数量的论文,将藏传佛学以英文呈现于西方。白教一向以实修闻名,法脉以纽约 Woodstock为根据地,设有闭关中心,有闭关制度,鼓励行者长期闭关,以培养师资。白教喇嘛之中成功地将佛法传给西方人的要算是乔松.聪巴 (Chogyam Trungpa)仁波切了。聪巴仁波切在科罗拉多州组织学院,提倡现代、非宗派的佛法。其分道场遍布美国各地,吸引了数千人专心学习佛法。

    从泰、缅、锡兰而来的南传佛教,由于居士们的努力,也在美国各地传扬开来:其中有亚裔人士西来,也有“东行取经”归来的美籍人士,以Sharon Salzberg和Joseph Goldstein, Jack Kornfield最为着名。由于没有语言的障碍,加之对于美国社会、文化的了解与掌握,这些本土居士弘扬佛法,除了道场本身的定期活动之外,尚透过邮购方式推广:有录音带介绍佛法;此外,尚包括“通讯教学”,由专人负责解答佛法解行两方面的问题。

    以上简介限于笔者浅识,只能代表一佛教徒偏隘的观点而已,挂一漏万,尚祈各方见谅。总结来说,“佛教美国本土化”尚有一大段长远的路途要走,原因据笔者浅见,可归纳如下三点:

    一、各宗派的分歧:早期乃至今日的各族裔的移民,大多群居在同一社区里,建立以本族为对象的佛寺,遵循传统的习俗,维护古来的信仰。这些寺宇,随着经济兴衰与社区成坏,有的日益辉煌热闹,有的逐渐凋败冷清,但其共同的特色是缺乏培养下一代本土僧侣的能力,大部份仍仰赖故土僧团来维持佛教传统,延续各民族本有的法脉。各族裔佛教团体之间,又甚少往来合作,大部份的美国人,对此五花八门、呈现出不同风貌、差异甚大的佛教团体,真有难以得其门而入,进窥堂奥之感。

    二、美国人的学佛心态:一般而言,接触佛教的美国人,有几个特点:东方神秘主义的向往、旧神教的失望、功利社会的厌倦、心灵提升的追求。 在此种背景下,佛教被视为所谓东方主义(Orientalism)的一部份,充满了新奇,很多美国人,往往同时参加佛教、印度教、灵学、前世催眠等活动, 不认为佛教有特殊的宗教性。大多数的美国人是不带宗教信仰的心情来学佛的,他们重实修、轻信愿、轻理论,有兴趣时,可以非常精进,可是一旦遭遇挫折,也很快地失望退心。

    三、语言的障碍:除少数例外, 亚裔族群在美弘法均或多或少遭遇语言的问题,此点在中国佛教圈中可见一斑。中国法师在美能以英文弘法的,直如凤毛麟爪;而语言的学习,原本不是一朝一夕之事,加之被大批的“热情侨民”包围,对美国社会文化的隔膜,更是导致中国佛教团体无法突破小圈子的主因。藏传佛教在此得天独厚,由于先前西藏和英国的特殊因缘,年轻喇嘛能说流利的英语,而达赖喇嘛有一流的口译人材,使得藏传佛法在各派之中得天独厚;一行禅师之广受欢迎,能以英文弘法,实是关键之一,说明了英语在美弘法的重要,故此,祈盼有心弘法之士,能在语言上多下工夫。

    最后,以美国整体而言,佛教的贡献和影响仍然微弱。美国佛教的未来,取决于内因与外缘:就内因言,以如何保持师资传承的完整、茁壮以及佛教团体的建全为重点;就外缘言,以如何积极参与、了解美国文化社会,救济现代人的苦闷与心灵匮乏为起点,与美国人进一步结缘,从而建立本土师资。笔者坚信,佛教在美国,有朝一日必能蓬勃发展。而在这亚洲社会日益西化,古老佛教满目苍夷的时代,很多禅师、法师、喇嘛及居士都目注西方,希望佛教能在西方生根发芽,带来世界佛教的新力量,是以“佛教在美国如何发展”实在是各佛教团体亟待深思的共同课题。

    (信息来源:功德佛教网)